生命中有你,是我一辈子的幸运

作者:邹煊玮 来源:汉阴县教体局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3日 点击数:

白雪飘飘,南山茫茫,天寒地冻,妈妈您好吗?

一直想给您写信但又不敢写,害怕心里的隐伤慢慢渗血,直到痛彻心扉。三年心伤的结痂,不碰会平静一些,但在今天这个寒冷孤独的腊月初六,我忍捺不住了。

儿奔生娘奔死,43年前的今天,您受过何等的煎熬,让我降临人间,从此娘俩紧紧相系。被您疼爱了40年,我好温暖,即使你病卧在床,电话都会牵挂不断,您那深情唠叨的声音就是我的期盼。即使再忙再累再难,您的关爱就是我前进的动力。当您经受20多年的疾病折磨离开了我们,弥留之际,您望着我们,却无法说出来,我从您微睁的眼睛中读懂了一切,疼爱、不舍、难受、交待……此刻天地坍塌,身体瘫软,一切崩溃了。

从此咱们姊妹三个就成了没妈的孩子,时间在七日、百日、周年忌日消逝着。一晃三年,两个时间总是让我彻夜失眠:您的忌日,我的生日。这两天是刻骨的痛和不名的伤,所有的回忆在纠结地放映着,幕幕往事犹在眼前。

认识您的人都说,我是您的延续,诚实善良敬业得到遗传。我很欣慰,一切源于您的言传身教。深深记得,您在渭溪小学任教的日子。那时我上四年级,每到中午放学的时候,一群学生围坐着家里的木盆,红红的脚丫泡在热水中,他们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和满足。您呢,忙不迭地添热水、找鞋子、生火,让他们烤暖和了再去上课。不止这样,我最喜欢吃你蒸的馒头,刚想多吃一个,您却拿给了一个没吃早饭的学生。我喜欢喝白糖水,刚泡好您却端给了一个感冒的同学。我喜欢的那双毛线手套,刚戴到手上,您不由分说送给了一个长满冻疮的学生。刚买的一支钢笔,您毫不犹豫地送给一个用铅笔头的学生……那时候,我心生怨气,觉得您的眼里只有学生,可您说他们的条件比我们差多了,帮帮他们吧。

我从教的日子,才明白您的大爱。当学生有了困难,我第一反应就是尽力去帮助他们,满腔热情倾注在教学事业中。在教书的日子里,每到秋季开学,一群学生和家长总是围着我说这问那。邹老师没有调走吧?邹老师你千万莫调走,还是带我娃的课!邹老师能不能把我娃的学费先垫到?邹老师的负责任我感激不尽啦……我教了几年,他们问了几年。我想幸福不过就是如此,家长的不舍和孩子的进步就是我的幸福。就如当年学生泡脚时灿烂的笑容,吃上热馒头满足的笑容,戴上手套温暖的笑容,拿到钢笔惊喜的笑容。感谢妈妈教给我善良和敬业,这种品质渗进我的骨子,将会陪伴我终生。

妈妈的勤劳孝顺在邹氏家族都是首屈一指的。父亲一共六姊妹,父亲为老大,妈妈嫁到邹家时,幺叔才几岁。这么大一家子人,缺衣少吃,经济窘迫。妈妈担任着多重角色,勤劳孝顺做好儿媳,宽容关爱做好嫂子,勇于分担做好妻子,仁慈善心做好母亲。多年来,她一直为大家庭分担生活的艰辛,用勤劳善良和坚强乐观驱赶生活的烦扰,用任劳任怨和善解人意带来全家的和美,赢来全村人的称赞。妈妈和妹妹们的关系就是情同手足,就说一件事吧:妈妈吃饭的速度慢,加上带孩子,我二姑每次去盛饭的时候,总要舀上一碗饭放到灶案,为妈妈温着,生怕妈妈吃不饱,这习惯一直延续着二姑的出嫁。在妈妈卧病在床的日子,兄弟姊妹总是接二连三地来探望,陪她聊天,给她喂药,替她宽心,妈妈的屋子总是充满欢声笑语。

5月28日是妈妈三周年的忌日,二姑二姑父从嘉兴赶回老家,带着思念,爬上山梁看望妈妈。年逾七旬的两位老人满脚稀泥地站在你的身边,噙着热泪,说着往事,念叨着您的贤良。思念随着飞扬的纸灰萦绕在您的坟旁,我的心无限悲伤。您是不是收到了大家的看望?您是不是看到了二姑姑父的老泪纵行?您是不是想到了孩子们的情意绵长?此刻,纸灰打个旋儿落在您的身上,青山无语,山花绽放,一缕阳光照在您的坟头上,那是您灿烂的微笑,那是您默默的牵挂……

妈妈的坚强是常人无法做到的。工作挑重担,生活压力大,这都算不了什么。她患过类风湿关节炎、阑尾炎、胆管结石、贫血、胃穿孔,九死一生挺过来,身体上的种种病痛折磨得她骨瘦如柴、彻夜无眠。她依然牵强,血管细小扎不进针反而安慰护士,疾病久久不愈还给我们宽心,关节炎皮肉生疮她是咬着牙让我们包扎处理,手指关节变形疼痛还试着抓勺子自己吃饭,当外孙去看望他的时候,妈妈笑着说外婆不疼。但看到她紧皱的眉头,强挤的笑容,我的心都四分五裂了。

总想做到减轻她的痛苦,可她总是在减轻我们的担心。晚上睡在妈妈的脚下照顾她,总是怕碰着她的伤痛,轻轻将腿挨着她,母女依靠着,聊着家常,伴随着温暖入梦了。半夜被窝的抖动让我惊醒,妈妈的关节又在疼痛了,她慢慢翻动着身体,轻轻的呻吟。妈妈的夜晚是多么漫长呀,长年累月就是这样,全身疼痛睁着眼睛盼天明,手机看一遍又一遍。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煎熬!此刻妈妈怕打扰我的睡眠,尝试着自己翻身。我的泪夺眶而出了,妈妈您怎么总是替别人着想,痛苦地坚强着。按摩着她皮包骨的腿,摩挲着变形的双手,轻轻翻动着她的身体,只要她舒服些,哪怕每分钟翻次身都行。

妈妈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人。她的幽默风趣总是受人欢迎,在妈妈的办公室,总能听到她和同事们的爽朗笑声。一边批阅作业,一边找乐子。妈妈很会调节气氛,幽默的故事一个个,诙谐的白话一句句,把同事逗得前俯后仰。妈妈还喜欢唱歌,我们住在学校院子里,每到空闲时间,妈妈和叔叔阿姨们聚在一块儿热情歌唱,风琴、二胡、笛子交响乐一响,清脆嘹亮的歌声飘荡在校园里,惹得街坊邻居都来欣赏。《北京的金山上》《毛主席最亲》《山丹丹花开红艳艳》这些经典歌曲我就是从他们的传唱中学会的。少年的妈妈曾是到北京串联的学生,她说那是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人,当她们的队伍从天安门见过,似乎看到了毛主席在向她挥手。翻开过去的相册,看到扎着两条小辫、身着威武军装、胸戴毛主席印章的自己,妈妈总是骄傲地讲述着这段往事。看到她那甜蜜的笑容,我也艳羡着,希望哪一天能到首都北京去看看。

妈妈非常爱美。现在还记得,妈妈穿新衣服照镜子的时候,左拧拧、右转转、扯扯衣角、梳梳头发,衣服不错,穿着挺漂亮的,那样子真是自我陶醉!妈妈没生病时,身材匀称,皮肤细腻白皙,听爸爸悄悄给我说,初次见面对妈妈就是一见钟情咧。家庭拮据,物资匮乏,都阻挡不了妈妈对美的追求。全家人的衣服洗得干干干净,房屋收拾得一尘不染。爸爸出差开会时,妈妈总是把那件洗得发灰的中山装熨得整整齐齐。还给我们扎小辫、涂雪花膏、抹胭脂,弄得我们两姐妹跟小公主一样,让邻家姐妹们十分眼红。她常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,“不笑补巴,只笑垢痂”。冬天我们穿棉衣,袖子老是弄脏,妈妈就想个好办法:找出穿旧的袜子,把袜帮剪下来,缝在棉袄袖口上,那是很有弹性又耐脏的袖套,拆洗又方便。最后各式各样的袖套上市了,才发觉妈妈竟然这么聪明,她可是发明袖套的第一创作者哟!

妈妈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。学习方面不用多说,呵呵,她的套路很深,四个字——软硬兼施,不过对我挺管用的,我的升学工作都很顺利。咱们三姊妹的生活能力也是她耐心调教出来的,从不娇惯我们,给我们做家务的充分自由。现在还记得,妈妈暑假进修复习的时候,我闹着吃馍,她又没空,说自己学着做。我就依照平时看她做馍的方法,面和干了再添水,面稀了再添面粉,左手添柴右手翻馍,反正弄得自己脸上手上身上都是白灰灰、黑黢黢的,火烧馍终于出锅了。吃着黑乎乎的馍,妈妈不停称赞:“有用,10岁就能做熟馍,有点糊能消食,下次就做得更好了!”反正就在妈妈的糖衣炮弹下,我学会了洗被子、做饭、收拾屋子……

千言万语都说不完妈妈的好,字字句句都写不尽妈妈的德。不惑之年的我,在点滴往事中回味成长过程,妈妈的言传身教和严格要求,让我成了现在的自己。妈妈,我永远感谢您,您不仅给予了我生命,还赐予了我坚强乐观、热爱生活、勤劳敬业的品质。

生命中有您,这是我一辈子的幸运。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